欢迎光临九江市政府办公厅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调研 > 工作研究

一滴甘泉润民生 ——关于九江市农村安全饮水问题的思考

九江市政府办公厅网站发布时间:2015年11月03日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一滴甘泉润民生

——关于九江市农村安全饮水问题的思考

水,是生命之源,饮用水是人类生存的基本需求。李克强总理在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再解决6000万农村人口的饮水安全问题,经过今、明两年努力让所有农村居民都能喝上干净水。对我市而言,要实现378万农村人口“共饮安全水”的目标,亟需摸清底数,强化举措,合力打通农村安全饮水工作的“最后一公里”。

现状分析

1.发展现状:九江是农业大市,78%的人口在农村。市委、市政府历来高度重视农村安全饮水,从实现饮水解困到保障饮水安全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农村饮水状况有了很大改观,目前,全市建设农饮项目3422处,已解决140.58万农村居民饮水不安全问题。但受历史、自然及经济社会等因素制约,部分农村居民仍采用压水井、大口井等分散供水方式取水,农村自来水普及率低,受益人口仅占全市农村总人口的37%

2.发展历程:我市农饮工作经历“人畜解困”、“安全饮水”和“农村自来水”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从2005年开始,通过打“小而散”的水井及小型集中供水工程解决人畜饮水问题;第二阶段,“农村饮水安全十二五规划”期间,建设“百吨千人”、“千吨万人”集中供水项目;第三阶段,依据省市县农村自来水规划,以城乡一体化供水为重点,建设农村自来水工程。建设模式主要是“一延二改三建”,即城市自来水管网延伸、乡镇水厂改造扩容和新建农村水厂。

3.发展特征:农饮工程是“民生工程”,也是“人心工程”,它有两个特征:一是公益性,它是农村公共基础设施和卫生体系重要组成部分,农村经济普遍薄弱、农民收入较低,加之涉及公共资源配置,需要政府扶持协调。二是经营性,农村水厂点多面广,资金投入大,在政府无法包办的情况下,按企业规律运行的模式应运而生。比如,农村自来水工程建设主要采取引进大型投资主体,实行市场化运作、标准化建设、企业化管理,推动实现城乡供水一体化。

问题指向

1.“源”上供给不足。体现有两点:一是面源污染。农业面源污染是农村饮用水源污染最主要的因素,中国9%的耕地和6%的水资源养活1/4的地球人口,化肥用量却占据世界的1/3,据资料显示,从1978年到2007年,我国化肥用量上涨5.8倍,而粮食产量只上涨1.7倍。就我市而言,由于农业现代化加速发展,化肥、农药、农村生活垃圾污染加重,加之工业提速发展,部分企业环保意识不强、社会责任感缺失,导致浅层地表水可供不足。二是自然制约。作为沿江城市,九江水资源较丰沛,但因时空分布不均、地质条件不同等因素,造成农饮问题的多样性。丘陵地区因地质地貌出现工程型缺水;滨湖地区因缺乏大型蓄水设施、湖区取水变幅大、血吸虫滋生影响正常供水量。以星子为例,星子县境内赣江、修河、博阳河汇集入湖,水流总量平均达3.645亿立方米,但受地理位置和控制利用影响,实际用水量仅占20%

2.“质”上水平不高。体现有两点:一是建设标准不够高。我市农村自来水厂形式主要有三种:一是明确以国家投资为补助兴建规模较小的跨村或单村供水工程,形成资产归受益群众所有;二是在维护农民用水权益前提下,引入市场机制,私人资金和社会资本成为投资主体,通过股份制改革、承包、转让等形式放开经营权,企业化管理;三是以各级财政资金为主、群众部分投入为辅,建成后由乡政府派人或机构(如水管站)管理。目前,大部分农村供水工程分散,建设标准低、水厂设施不健全,抵御自然灾害能力脆弱。有些地区农户分散支管、入户管线长,单靠财政扶持实现全覆盖明显不足;有的乡镇水厂规模较小,未配备专业管理机构人员,普遍存在“一人多职”和“编外现象”,滋生安全隐患。二是检测系统不完善。长期以来,我市检测设备老化,检测水平不高,大部分乡镇水厂不具备常规检测能力,通常委托县疾控中心进行,县卫生监督所定期抽样监督。卫生计生部门数据显示,我市农村供水水质合格率偏低,主要为微生物指标超标。据2007年最新实施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2006)》,我国饮用水水质指标有106项,含42项常规和64项非常规指标。目前,九江城区常规检测基本覆盖,大部分县(市、区)30余项,但个别县(市、区)还停留在20余项。

3.“管”上机制不畅。体现有两点:一是“多龙头管水”。农饮工作涉及部门较多:农村水资源管理和集中式供水工程建设职能在水利部门,农村饮用水源水质监管职能在环保和卫生计生部门,城镇供水由县自来水公司和乡镇一级政府负责。资产产权不明、监管主体不明、验收标准不明造成了农饮工程的推进“难”。目前四个县率先与省水利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合作推进了城乡供水一体化,但工程的管理体制并未理顺,县级政府对供水企业监管既无职责,又无职能。二是“政策性亏损”。农村和城市自来水供水市场有两个显著差别,一是人口密度差别,二是人均用水量差额。据统计部门资料显示,以常住人口计算,九江市农村每平方公里220人(含县城),城区每平方公里达1239人,城市、农村人口密度差异大;农村用水季节性差异大,重要节假日用水量大,淡季留守人群用水量小,九江城区人均日用水量为420L,农村人均日用水量只有80L。农村用水成本比城市大,用水额比城市小,农村水价理论上应比城市高,但作为公益性工程,政府必须调控水价,保证群众喝得上、用得起,这导致部分企业出现政策性亏损。

对策建议

综上所述,我市农饮工作有三大问题:一是源头供给有“瓶颈”,二是标准建设有“盲点”,三是长效管护有“留白”。要实现“水润田野,群众至上”,可从以下三点着力: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源”好“水”才好。源头保护得不得力、污染治理到不到位,直接影响农饮工作的进度与效率。

1.饮水思“源”,做到有“章”必循。实现饮水安全,水源保护是基础,要实现“三个到位”:一是严格按照《九江市地表水功能》、《九江市地下水利用与保护规划报告》,对74条河流和13个湖泊的水功能区划执行到位。二是严格按照2015年市政府批复的《九江市国家重要饮用水水源地保护规划报告》,对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到位。三是严格按照《九江市重点入河排污口名录》,开展入河排污口登记,严格审批到位。

2.饮水思“源”,做到有“林”必保。我市林地面积1650万亩,森林覆盖率高达55%,森林在水源保护上有很大挖掘空间,要发挥“三项作用”:一是发挥水源涵养作用。重点将长江沿岸、修河源头、鄱阳湖周边及自然保护区等区域林地划入水源涵养林,纳入公益林保护范围,提高水源地森林质量。二是发挥湿地净化作用。我市湿地面积近400万亩,要加快湿地公园建设步伐,放大湿地对水源的净化作用。三是发挥生态修复作用。实施封山育林和退耕还林,提高森林覆盖率。

3.饮水思“源”,做到有“违”必究。防止农业面源污染和产业污染,要抓好“三个重点”:一是出重拳。集中整治一、二级保护区内违法新、扩建项目,尤其对矿山开发等严重破坏水源的行为依法依规重点整治;对小二型水库以上的蓄水工程人工养殖严肃取缔、绝不姑息。二是抓治理。普及测土配方施肥技术,建立绿色植保示范区,严控化肥、农药及畜禽养殖污染,对公路、铁路、江河沿线、水源保护区等重点区域实现农村生活垃圾治理全覆盖。三是有预警。及时修订饮用水源地突发性水污染事件应急预案,形成高效预警机制,及时把苗头扼杀在萌芽状态。

举一纲而万目张,解一卷而众篇明

古语云“举纲张目”,指的是“提网如果提起大绳子,一个个网眼就都张开了”。农饮工作亦是如此,只有紧扣重点,疏通经络,才能打开农饮工作的新局面。

1.紧扣重点,必须要解决“统”的问题。打破“多龙治水”,需要实现“统一管理”,达到效率的最大化。要统一管护主体,由各县(市、区)统一建立县级农村供水管理站,在不干涉水厂“私营、集体、公私兼有”管理形式前提下,对农村自来水厂的建设、验收、监管制定具体、量化、可操作的标准制度,并形成业务培训长效机制,全面实施规范化管理。对于小型或单村供水工程,则由受益范围内的农村用水协会签订责任书,自行管理。

2.紧扣重点,必须要解决“检”的问题。今年我市落实中央预算内水质监测能力建设资金1174万元,其中市水文局负责建设市水资源检测中心,13个县分别由省疾控中心和省水投负责建设,年底运行。要依托新设备、新技术,建立健全定时定点水质快速检测机制,加快水质监测全覆盖。要督促水厂按国家标准和操作规程检测水质,完善数据,形成报表;对集中式供水工程,要加强对水源、出厂水和管网末梢水水质监测;对分散供水工程要不定期抽检,对不合格供水单位依规查处。

3.紧扣重点,必须要解决“养”的问题。农村供水工程短期用水量大,长期总量小,成本大、折旧高。比如,初装费过高,留守人群多数拒绝安装;初装费过低,企业又会产生亏损。要扭转企业的政策性亏损,应把农村饮水工程初装费核算纳入成本核算,既保证工程良性运行,又考虑到群众承受能力,合理制定水价和初装费;要将农饮维修基金列入财政预算,落实维护经费;要对农村生活、生产用水实行“二部制”,一是成本价,二是成本加微利,以“定额用水、超量加价”方式走出一条“以水养水”的循环之路。

不忘初心 方得始终

一切为了群众,这是农饮工作的出发点。不忘初心、依托民生、思虑长远,是实现我市农饮工作由“安全饮水”到“饮水安全”华丽转身的根本之策。

1.饮水思“远”,保障投入是根本。我市农饮资金补助按不安全人口数以505/人的标准进行,修水、德安、都昌参照西部政策线,中央、省、市、县财政补助比为16:2:1:1,其余地区参照中部政策线,比例为62:2:1。目前,受县级财力和新增饮水不安全人数制约,县级建资金设配套普遍不足,后期管护资金更是无从保障,极有可能导致“二十年又重来”。打破这一症结,必须从上而下鼓足“动力”。中央要继续发挥主体作用,借鉴国家电网模式,加大投入力度,让农饮工程长效管护多前进之力,少后顾之忧;省、市级要给予更多财政倾斜,并整合发改、扶贫等部门农饮资金;县乡一级要抓好落实、加强监管,确保每一分资金都用之于民。

2.饮水思“远”,实施联动是关键。农饮工程是重要的公益性工程,涉及面广,需要部门联动,合力推进。比如,电费是农村水厂的主要运行成本,占成本费20%60%。大多水厂按农村居民生活用电标准(按阶梯电价6.5/度)缴费,建议供电部门将农饮工程与城市自来水工程区别对待,以农用电价(如抗旱电价4.9/度)收取,减轻农村水厂负担;国土部门优先为农饮工程建设用电安排年度计划指标,与用地乡村具体落实用地计划和耕地占补平衡方案;水利、税务、物价等部门对水资源费等费用制定优惠政策,进一步激发企业的积极性,增强水厂运行的稳定性和长效性。

3.饮水思“远”,发动群众是基础。群众是农村安全饮水的受益主体,要加大宣传力度,进一步凝聚群众之力:一要发动受益农户筹资筹劳。筹集的资金归本村村民集体所有,实现村级公开、县级监督,各级政府适当采取项目补助、以奖代补方式给予支持,实行筹补结合。二要发动社会资本进入融资。目前社会资本进入欲望不强,要在调整相关扶持政策基础上进一步强化宣传,让更多社会资本看得到“利润空间”,自觉进入“市场”。三要发动广大群众爱水护水。强化群众和企业的环保意识,营造爱护水资源的大环境,以实际行动搭起惜水护水的“同心桥”。

当前,我市农饮工程正处在“小规模解决时代”向“大规模水厂时代”转型跨越的关键时期,只有抓住源头、抓好建设、抓牢管护,才能让全市480万城乡人口“共饮一泉清水、共享一片蓝天”。

      (市府厅农业处刘杨)